热门栏目:指南共识、乙肝专区、专家答疑、丙肝、脂肪肝、酒精肝、肝硬化、肝癌、专家队伍
当前位置|首页 >> 肝病防治 >>预防保健 >> 正文
贾继东:防控肝炎要打持久战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8日  【加入收藏

   2013年7月28日是第三个“世界肝炎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病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副理事长贾继东教授表示,中国病毒性肝炎取得了很大成果,但短期内病毒性肝炎的威胁还不可小觑,防控肝炎之路依然漫长。

\

  防控肝炎需要科学态度

  记者:总的来说,您认为应该怎么看中国现有的病毒性肝炎防控措施的成果和问题?哪些措施或政策最为关键?

  贾继东:我觉得总的成果是很好的。中国最大的一个成就是大力推广新生儿乙肝疫苗的普遍接种,收到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评价。在2011年在美国的肝病年会上有个美国的教授专门介绍了中国的经验。

  我认为防控肝炎的方针政策方面,现在还是要坚持新生儿的乙肝疫苗接种,特别是农村、偏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的覆盖率应该进一步提高。新生儿疫苗接种是最重要的防控措施,因为这是预防乙肝传播和慢性化的源头。这是因为,婴幼儿感染乙肝病毒后90%都是慢性的,而感染乙肝后90%以上是急性的。另外,如果有条件的话,还应当再在成人的高危人群和流动人群中注射疫苗,那当然更好。但首先还是要把小孩的疫苗接种抓好。

  记者:目前人们对肝炎还存在恐惧的心理,担心一般的接触就会导致肝炎的传播。您怎么看,有什么建议?

  贾继东:在中国最大的肝炎歧视是乙型肝炎歧视,中国乙肝歧视问题曾经非常最严重。

  乙肝歧视的后果,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因为发现感染乙肝病毒而改变一个人一生的生活轨迹的案例多了去了。上学有问题,工作有问题,找男女朋友结婚有问题,甚至单位同事知道了人际关系也有影响。而从科学角度来看,这些歧视是没有道理的。

  社会上的一些歧视的乙肝患者认为自己接触到乙肝患者,就会被感染成慢性乙肝。其实,乙肝是通过血液途径传播的疾病,普通的生活、学习和工作接触是不会发生感染的。如果体内已经有抗体,即便有更密切的接触也没有关系。在没有抗体的情况下,如果万一和乙肝患者血液接触了,可以启动紧急被动-主动预防措施,马上打乙肝免疫球蛋白,也就是直接注入了抗体,然后再开始注射乙肝疫苗。即使不幸万一感染了,在成人95%以上都是急性,大都能完全康复。

  乙肝歧视现象和乙肝宣传偏差有一定关系。早些年,我们可能只注重宣传乙肝的危害性,导致公众产生一些误区,催生了严重的乙肝歧视。而肝炎宣传在中国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我们一方面希望提高人们的防控意识、知道其危害性,从而积极预防、诊断、治疗,另一方面又要宣传科学防控,正确认识乙肝传播途径,防止乙肝歧视。应该两者兼顾,不可偏废。

  三部委曾出台过文件,要求在入学、入职体检中不准查乙肝,这是对的。但是现在出现了两种问题。一种做法是根本不听那一套,还是违规地偷偷查,侵害受检者的合法权益。另一种做法是错误理解,一说不让查,所有都不查了,不涉及入学、入职的健康体检中也不敢查了,影响了乙肝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实质上乙肝检查应该划三道线。第一道是红线,入学、入职坚决不能查,除非是个别纳入到卫生部特批得专业或行业。第二道是绿线,针对个体的,个人去医院体检或就医,应该鼓励检查,以便早发现、早治疗。第三类比较复杂就像黄线,就是单位组织得福利性集体检查这个时候应该坚持自愿和保护隐私原则:具体做法是,员工可以决定是否检查,但结果封在信封里只告诉你本人,不给单位知道。,这是因为,虽然单位集体检查不算入学、入职,但在单位中被知道患有乙肝,还是可能会受到软性甚至硬性歧视。。

  总之,从医学角度看,乙肝需要及时发现、及时诊断、及时治疗,因此鼓励检查;从社会角度看,乙肝患者的隐私需要保护。所以理想的结果是:得没得乙肝,别人不能知道,但自己一定要知道。

  记者:最新数据显示,亚太区病毒性肝炎威胁持续扩大。相比较而言,中国的防控措施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有哪些比较好的经验可以借鉴?

  贾继东:发达国家没什么大问题,发达国家大都实施新生儿乙肝疫苗普遍接种。亚洲肝炎现象都很严重,只有日本发病率非常低。发达国家中也唯有日本没有实施普遍接种,可能因为西化早,属于现代化的国家,卫生状况一直很好。但是现在日本也在考虑要不要给新生儿普遍接种疫苗。

  中国防控病毒性肝炎的成绩,是世界卫生组织作为典范来推广的,相邻的发展中国家可能都不如中国做得好。

  总之,中国的肝炎防控取得了巨大成就,比过去有很大进步。但我们也得有平常心。就中国现状来看,乙肝防控取得最后胜利还得经过一个必要的过程。浮躁的心态要慢慢静下来,再一步一步往前走。你首先得承认这个现实,再脚踏实地去做。比如新药研发,如果没有那个科学合理机制,只能靠碰运气。靠运气办事,成功的机会就小了。我们缺的是产生斯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的环境和制度体系,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糟糕的是很多人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认为建立机制太难、太慢,所以仍然不时地以计划经济方式、甚至行政命令来试图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这样很难真正取得预期的效果,也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

  我们都希望乙肝更快速下降,但是客观规律在那,见效需要时间。就肝炎防治而言,中国台湾地区的经验值得借鉴。台湾从八十年代就开始系统推动,目前在预防、治疗和临床研究等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有很高的国际地位。就乙肝防控的科研水平而言,台湾比大陆我想大概早起步三十年。

  第一,在台湾已经看到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率的下降,这个在大陆也看到了。第二,通过抗病毒治疗,台湾现在肝癌、肝硬化也开始下降了,这个大陆还没看到。我们现在的趋势还是在增加,还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进入一个平缓期,然后慢慢下降。以前的台湾也和今天的大陆一样,肝硬化、肝癌发病率一直往上走,通过多年的治疗后才看到了肝硬化、肝癌的下降。因此,我们既要积极采取行动,又要冷静对待客观规律。

  肝炎防控任务艰巨,根据贾继东在去年世界肝炎日作的报告数据,中国有可能有1000万左右的丙肝例数,但许多未被发现,一半左右存在于HIV患者、血透析患者、男男同性恋、性工作者、静脉注射毒品、性病患者、供血员、器官移植患者等高危人群高危人群。

来源:运城惠仁医院   
上一篇:警惕肝病九个早期症状   下一篇:乙肝治疗需要注意8件事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河东乙肝研究所——致力于肝病的学习、探讨与研究 Copyright 2007-2010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丨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字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